奕霂喵

灰庭邪教【yosaf性转组

#灰色庭园【园庭色灰】
#性转组【邪教注意
#By 喵呜
#Yosaflare × Yosafire
#星凋的点文
#ooc有

初见

“唔…..”被咚咚咚的敲门声惊醒,Yosafire揉揉眼,挣扎着从温暖的小床上爬起来。
迷迷糊糊对着门口问了一句“谁啊”,却听到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——“Froze。”
“哎哎哎Froze酱!!!”大脑中充斥着的睡意消失了大半,兴高采烈地正准备去开门,突然想起来自己凌乱的头发和不整洁的睡衣,只好喊到:“Froze酱你等等我啊我还没洗漱呢——”然后冲向洗漱间。
飞快地打理好自己,打开门,看到Froze一脸冷漠的看着自己,Yosafire疑惑了:“F…Froze酱??怎么了吗???有什么事这么——”话说到一半就咽了回去,Froze晃了晃手中的一篮食物:“不去就算了。”
“去去去!!!!!”Yosafire这才想起来昨天和Froze约着要去花田野餐来着,连忙去收拾东西。
“三明治..苹果派..野餐布..好了!齐了!Froze酱我们走吧!”于是,Yosafire拉着Froze愉快地朝着花田走去。Froze看着前面拉着自己的恶魔开心的侧脸,嘴角不禁微微上扬。
走着走着,Yosafire却突然停住了。“怎么——了...”刚想出声问的Froze看清了正前方与Yosafire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男性恶魔,定力再好如她也被吓到了。
“你...你是?” Yosafire的声音微微发抖,显然被吓得不轻。
“这位美丽的小姐~”男性恶魔眨了眨眼,向Yosafire弯腰,捧起她的手亲了亲,“我是Yosaflare,请多指教~”
“请…请多指教….”

初见.End.
【晕晕乎乎的Yosafire和2B青年(划掉)调戏少女的Yosaflare】
【今天的灰色村依旧是那么的和谐~】


熟识

Froze自出门心情就一直没好过。
本来还乖乖走在前面的Yosafire,在那个不知名的绿色男性恶魔出来后,顿时不安分了,缠着他问这问那,自己仿佛被抛弃了一般。
怎么还没有到花田……Froze头一次觉得去花田的路如此的长。以往总有Yosafire在耳边说着话,耐心听着,怎么也不会无聊。今天何止是无聊……听着那边两只恶魔嘻嘻哈哈的声音,Froze的内心莫名升出了一团无名火,差点没绷住冷漠的表情。
他们在聊什么?一向成熟稳重的Froze头一次生出偷听的念头。不过他们声音这么大,想不听到都难啊。
好像是……那个男性恶魔的相关信息?Froze突然严肃起来,这个恶魔不像是这里的,如果是异世界的,万一又像之前那个墨镜一样……不行,这件事要上报给Etihw大人才行。
Froze故意落在后面,悄悄打了个电话给Etihw。
“啊,那个恶魔啊,他是平行世界来的呢,大概可以算是…Yosafire的男性化吧。那个世界有我们所有人的性转体哦~” Etihw这样说道。
我也有吗…Froze突然好奇自己的男体会是什么样的。这件事不重要,首先……看了看前面和Yosafire聊得正欢的Yosaflare居然可以名正言顺来到这里调戏自个儿老婆(划掉),感觉这家伙非常非常的碍眼……

熟识.End.
【开开心心的性转组与非常不爽的Froze】
【今天的灰色村依旧是那么的和谐~当然除了对于Froze来说x】


相爱

Yosaflare的居住是一个严肃的问题,Yosafire极力拉着他来自己这儿住,Froze用一种她自己都听不出来的酸溜溜的语气告诉Yosafire男女授受不亲,天真的Yosafire忘记了客房相信了Froze的话。
“唔……那你只能找大叔去了吧?” Yosafire思考了一下,也没有什么好的提议,于是只能作罢,“要我带你去吗?”
“不用了,黑白城我肯定是认识的啊~” Yosaflare对Yosafire挥了挥手,就向黑白城走去,经过Froze时小心嘀咕了一句“Frozen的女体吧”就离开了。Froze疑惑地站在原地,思考着他的话。
Yosaflare算是安定下来了,Yosafire却是每天不安分地向黑白城跑。Froze的日常,从每天习惯性地去找Yosafire,变成了刚到Yosafire的家门,就看见一个向黑白城奔跑的影子。
后来,Yosafire每次回来时都会或多或少拿着一些甜点,据说是Yosaflare偷偷【在Etihw的“教唆”下】从Kcalb那儿拿来的,然后由Yosaflare一个人独自面对某位萌王的怒火。
两个相像的恶魔,就这样暧昧不明地生活着。哪怕Froze不愿承认,但是他们俩看起来就像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,虽然两人却都没有明确的表达。
“还不明白吗?”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多少次,Yosaflare向Etihw抱怨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回事的烦恼。
“见到她会开心自己也一样开心,见到她伤心自己也跟着难过,单独相处时心会扑通扑通的跳……”Etihw一条一条列了出来,看到Yosaflare疑惑不解的表情,笑了,“是喜欢哦。像我喜欢Kcalb这样的喜欢。”全然不顾旁边脸红通通的魔王的感想。
喜欢….吗?Yosaflare难得仔细思考着。好像….是这种感情没错了。
“喜欢就去告诉她啊!吞吞吐吐可不像你的性子。”Etihw建议道。
“嗯。”Yosaflare点点头,对Etihw道了个谢,便走向灰色村。
“Yosafire。”正散着步,Yosaflare突然严肃地喊了一声。
“嗯?怎么了?”
“我喜欢你哦。”
“哎——”突然惊讶的Yosafire。
“我知道你喜欢Froze,我只是想告诉你——”
“你在想什么啊!” Yosafire有些生气地打断了男体的话。
“我也喜欢你啊!”
【↑自行加大字体↑】

全文.END.
【热恋中的性转组与被抛弃的Froze(bushi)】
【今天的灰色村依旧是那么的和谐~】
【Froze:我呢????】

翻了翻把以前的瑞金圣诞梗翻了出来x
小甜饼ooc注意

金正在写圣诞贺卡。
给谁的?当然是格瑞。
“格瑞你要多笑笑哦!不然我很担心你啊!”
金笑嘻嘻地把贺卡递给格瑞,格瑞打开扫了一眼,面无表情地看向金:“我笑不笑和你有什么关系?”
“不喜欢你还我呗!喂!喂!格瑞!别走啊!”
“不还。”格瑞淡淡吐出两个字。
“真是的,不喜欢就给还我啊……”金一边不满地嘟囔着一边转身离去。
金走后,格瑞却停住了脚步。
回头,望向金的背影,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贺卡。
“傻瓜。”

#帕佩帕/安雷安/雷卡
#虐心向
#ooc慎入
【结局看起来不是很水趴??_ミ(:3っ )っ

  “说好了陪我一起的呢。”
   苦涩地勾起嘴角,抚上对方的鬓角。
  “那是我应得的惩罚,你为什么要帮我挡。”
    回想起那一道震撼的惊雷,泪水无声地滑落,嘴角却笑意不减。
   “你还真是一只,傻狗啊。”
   “把你的手从佩利身上拿开!你不配碰他!他,是我的手下,而你,现在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!”
    耳边响起怒吼声,帕洛斯叹了口气,缓缓起身,拭去脸颊上的泪,转身看向雷狮:“老大......我......对不起你。”然后鞠了一躬。
   “住口!从你投靠嘉德罗斯的那一刻起,我就再也不是你的老大了!”
    帕洛斯苦笑,想起一周前自己犯下的一个大错,没有反驳。
    那天,帕洛斯去找了嘉德罗斯。
   “哟,这不是那个雷狮手下的一个小喽啰吗。好像是叫帕洛斯来着。怎么,想打架吗?不好意思,我可没时间浪费在你身上。”
   “嘉德罗斯,我这次可不是来找你打架的。如果我说我是来投靠你的......你信吗?”耐着性子听完嘉德罗斯一连串的话语,帕洛斯笑着说说。
    “哦?我凭什么相信你?”嘉德罗斯露出轻蔑的笑,轻拭手中的神通棍,连正眼都没给他。
    “老......雷狮自从安迷修失踪后一蹶不振,继续跟着他,我估计半决赛都进不了。”帕洛斯撇了撇嘴,抬头直视嘉德罗斯,“所以,我跟随你继续大赛,嘉德罗斯。老大。”
    嘉德罗斯微微勾起嘴角:“很好。那就姑且认为你是我们的人了。”
    两人皆对视轻笑,殊不知,这一切都被另外一个人知道了。
——一周后——
   “此话当真?”
   “雷狮大人,我以我的人格担保,绝对原话复述。 ”
    “这可是你说的。胆敢骗我......你的下场是什么不用我说了吧 。”戏谑的笑容在鬼狐看来很是不舒服。
    “那是自然,我可是看到什么说什么了啊,雷狮大人。”面具下笑颜如花,语气却十分诚恳真挚。
    “哼。佩利,卡米尔,我们去找帕洛斯那个叛徒!”
     “要......找帕洛斯打架吗......虽然一直期待着和别人打呢.......”佩利有些纠结,看到老大已经走了好远,急急忙忙追上去。
     “老大。”帕洛斯笑嘻嘻的看着雷狮。
     “哦?你还知道我是你老大?不过不好意思,现在不是了!”雷狮一挥锤子,冲上去攻击帕洛斯。
     帕洛斯一惊,才明白事情暴露,身子一闪,却不敢还手,毕竟自己有错在先。
     雷狮举起锤子,脸色发黑,积攒了数日的、连带着安迷修被杀的愤怒,聚集一天空的乌云,滚滚雷电,凝成利箭,对着帕洛斯射去。
     “不——”佩利大脑还没回过神来,身体已经不由自主的冲向帕洛斯,挡在他身前。
     “佩、佩利?”帕洛斯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,他本想生生受了这道闪电,谁知......虽然自己没有做什么太出格的事,但雷狮眼里揉不得沙子,他死也是自作孽,佩利这家伙居然傻到来帮他挡这致命一击!
     “佩利,你真是一只傻狗。我不值得你这么对我啊。”帕洛斯转身直视雷狮,“老大,哦不,雷狮,虽然我对不起你,但是佩利这仇,我一定要报!”
      帕洛斯黑着脸迎向自己从前的老大,两人很快纠缠在一起。雷狮微微诧异,帕洛斯怎么一下长进这么多。分了心,差点被帕洛斯击中头部。雷狮不再纠结,认认真真迎战。
      “.......”卡米尔在一旁围观许久。虽然他对帕洛斯下不了手,但是现在居然敢攻击大哥,这可怪不得他偷袭了。
      可雷狮帕洛斯两人打得难舍难分,卡米尔仔细观察了半天,终于拿出匕首冲了上去。这时,一个粽发男子浑身是伤,踉踉跄跄的身影一闪而过。
      没人想到帕洛斯会发现卡米尔的偷袭,也没人想到他能在一瞬间把雷狮引到卡米尔的面前。
      银色的匕首深深刺入了雷狮的后背,随即一个人飞扑过来。
      “不——”安迷修大吼一声,紧紧抱住奄奄一息的雷狮。
     雷狮震惊了,转而一笑,手摸着安迷修的脸颊,把自己仅剩的积分给了他:“混蛋骑士......失踪有意思吗......咳......连带我的这份......好好活下去......我......不行......”手垂了下去,安迷修不敢相信的盯着雷狮,明明自己好不容易逃离了那个危险的地方,回来与他相见却是这样的场景........
     卡米尔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手中满匕首的鲜血,对着雷狮“噗通”一声跪了下来。
     “大哥......我......我.......”卡米尔再次举起匕首,安迷修以为他要补刀,护住了雷狮,但是卡米尔却一刀扎进自己的心脏。
      “大哥......对不起.......”卡米尔倒在雷狮的身边。帕洛斯静静看着这一切,随即抱着佩利转身离开了。
      凹凸世界,雷狮海盗团,解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