奕霂喵

翻了翻把以前的瑞金圣诞梗翻了出来x
小甜饼ooc注意

金正在写圣诞贺卡。
给谁的?当然是格瑞。
“格瑞你要多笑笑哦!不然我很担心你啊!”
金笑嘻嘻地把贺卡递给格瑞,格瑞打开扫了一眼,面无表情地看向金:“我笑不笑和你有什么关系?”
“不喜欢你还我呗!喂!喂!格瑞!别走啊!”
“不还。”格瑞淡淡吐出两个字。
“真是的,不喜欢就给还我啊……”金一边不满地嘟囔着一边转身离去。
金走后,格瑞却停住了脚步。
回头,望向金的背影,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贺卡。
“傻瓜。”

#帕佩帕/安雷安/雷卡
#虐心向
#ooc慎入
【结局看起来不是很水趴??_ミ(:3っ )っ

  “说好了陪我一起的呢。”
   苦涩地勾起嘴角,抚上对方的鬓角。
  “那是我应得的惩罚,你为什么要帮我挡。”
    回想起那一道震撼的惊雷,泪水无声地滑落,嘴角却笑意不减。
   “你还真是一只,傻狗啊。”
   “把你的手从佩利身上拿开!你不配碰他!他,是我的手下,而你,现在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!”
    耳边响起怒吼声,帕洛斯叹了口气,缓缓起身,拭去脸颊上的泪,转身看向雷狮:“老大......我......对不起你。”然后鞠了一躬。
   “住口!从你投靠嘉德罗斯的那一刻起,我就再也不是你的老大了!”
    帕洛斯苦笑,想起一周前自己犯下的一个大错,没有反驳。
    那天,帕洛斯去找了嘉德罗斯。
   “哟,这不是那个雷狮手下的一个小喽啰吗。好像是叫帕洛斯来着。怎么,想打架吗?不好意思,我可没时间浪费在你身上。”
   “嘉德罗斯,我这次可不是来找你打架的。如果我说我是来投靠你的......你信吗?”耐着性子听完嘉德罗斯一连串的话语,帕洛斯笑着说说。
    “哦?我凭什么相信你?”嘉德罗斯露出轻蔑的笑,轻拭手中的神通棍,连正眼都没给他。
    “老......雷狮自从安迷修失踪后一蹶不振,继续跟着他,我估计半决赛都进不了。”帕洛斯撇了撇嘴,抬头直视嘉德罗斯,“所以,我跟随你继续大赛,嘉德罗斯。老大。”
    嘉德罗斯微微勾起嘴角:“很好。那就姑且认为你是我们的人了。”
    两人皆对视轻笑,殊不知,这一切都被另外一个人知道了。
——一周后——
   “此话当真?”
   “雷狮大人,我以我的人格担保,绝对原话复述。 ”
    “这可是你说的。胆敢骗我......你的下场是什么不用我说了吧 。”戏谑的笑容在鬼狐看来很是不舒服。
    “那是自然,我可是看到什么说什么了啊,雷狮大人。”面具下笑颜如花,语气却十分诚恳真挚。
    “哼。佩利,卡米尔,我们去找帕洛斯那个叛徒!”
     “要......找帕洛斯打架吗......虽然一直期待着和别人打呢.......”佩利有些纠结,看到老大已经走了好远,急急忙忙追上去。
     “老大。”帕洛斯笑嘻嘻的看着雷狮。
     “哦?你还知道我是你老大?不过不好意思,现在不是了!”雷狮一挥锤子,冲上去攻击帕洛斯。
     帕洛斯一惊,才明白事情暴露,身子一闪,却不敢还手,毕竟自己有错在先。
     雷狮举起锤子,脸色发黑,积攒了数日的、连带着安迷修被杀的愤怒,聚集一天空的乌云,滚滚雷电,凝成利箭,对着帕洛斯射去。
     “不——”佩利大脑还没回过神来,身体已经不由自主的冲向帕洛斯,挡在他身前。
     “佩、佩利?”帕洛斯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,他本想生生受了这道闪电,谁知......虽然自己没有做什么太出格的事,但雷狮眼里揉不得沙子,他死也是自作孽,佩利这家伙居然傻到来帮他挡这致命一击!
     “佩利,你真是一只傻狗。我不值得你这么对我啊。”帕洛斯转身直视雷狮,“老大,哦不,雷狮,虽然我对不起你,但是佩利这仇,我一定要报!”
      帕洛斯黑着脸迎向自己从前的老大,两人很快纠缠在一起。雷狮微微诧异,帕洛斯怎么一下长进这么多。分了心,差点被帕洛斯击中头部。雷狮不再纠结,认认真真迎战。
      “.......”卡米尔在一旁围观许久。虽然他对帕洛斯下不了手,但是现在居然敢攻击大哥,这可怪不得他偷袭了。
      可雷狮帕洛斯两人打得难舍难分,卡米尔仔细观察了半天,终于拿出匕首冲了上去。这时,一个粽发男子浑身是伤,踉踉跄跄的身影一闪而过。
      没人想到帕洛斯会发现卡米尔的偷袭,也没人想到他能在一瞬间把雷狮引到卡米尔的面前。
      银色的匕首深深刺入了雷狮的后背,随即一个人飞扑过来。
      “不——”安迷修大吼一声,紧紧抱住奄奄一息的雷狮。
     雷狮震惊了,转而一笑,手摸着安迷修的脸颊,把自己仅剩的积分给了他:“混蛋骑士......失踪有意思吗......咳......连带我的这份......好好活下去......我......不行......”手垂了下去,安迷修不敢相信的盯着雷狮,明明自己好不容易逃离了那个危险的地方,回来与他相见却是这样的场景........
     卡米尔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手中满匕首的鲜血,对着雷狮“噗通”一声跪了下来。
     “大哥......我......我.......”卡米尔再次举起匕首,安迷修以为他要补刀,护住了雷狮,但是卡米尔却一刀扎进自己的心脏。
      “大哥......对不起.......”卡米尔倒在雷狮的身边。帕洛斯静静看着这一切,随即抱着佩利转身离开了。
      凹凸世界,雷狮海盗团,解散。